小棉袄

天真烂漫 作恶多端

这恋爱冒泡 -上



严重OOC,前方红色预警,时刻注意避雷。

剧情梗概为少奶奶倒追少爷,花样百出十分努力【并没有。

又名不是Kit就最好别这样追Ming,你会失败的相信我(微笑。



01

“喂,那个学长又在看你了。”

Ming不用抬头都知道Yo说的是谁,他不甚在意地继续吃着碗里的饭,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

“你真的不认识他吗?”Yo继续说着,“为什么他总是看你啊?”

Ming终于大发慈悲地停下了动作,转头去看。那人一看Ming转向自己,立马蹩脚地转移视线去看别处,没想到转头转得太突然,一下子重重撞到后面刚巧经过的人的脊背,两方都发出痛呼。

Ming被逗笑了,他一边笑着一边又转回身子,对紧盯着自己的Yo说,“不认识啊,不过倒是挺好玩的人。”

Yo又看了一眼那个还在捂着鼻子的学长,突然眼睛一亮,抓着Ming的肩膀就叫道,“喂,P'Pha拿着饭坐到他旁边了,所以他认识P'Pha诶!”

“哎哟你又开始了,”Ming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认识你家P'Pha的多了,只要是医学院的都认识他好吧。”

“不是啦Ming,”Yo开始疯狂摇晃他,“狂野医生帮你记得我提过吧。”说完他就陷入了深思中,“里面有P'Pha,P'Beam,还有P'Kit。P'Beam我见过,那这个就是P'Kit了。天哪Ming,P'Kit现在变得比以前帅多了,你还记得他高中时的样子吗?果然上了大学气质都不一样了!”他说了半天见Ming一直盯着手机看,立马不高兴地说道,“喂你在忙什么?怎么不理我?”

Ming像是没听见他的责怪一样,依旧皱着眉头紧紧盯着手机屏幕,一直到Yo拧了他的耳朵,才抬起头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哦,是Linn。”

Yo也皱起了眉头,“你俩又吵架了?”

Ming把手机丢到一边,没回答他,转向刚刚的话题,“你刚说那个学长是谁?”

单纯的Yo立刻又被转移了注意力,他再次激动了起来,“P'Kit啊,之前上高中的时候我对他印象不深,没想到现在这么帅了!”

Ming噙着微笑看了过去,Kit正转头和Pha说着什么,脸上带着委屈的神色。

这跟他印象中的Kit学长也不一样了,以前因为Yo的缘故,他和狂野医生帮也碰过几次面,那个时候Kit在Pha的衬托下不算显眼,顶多算长相清秀。现在一晃几年过去了,那人长高又变了发型,看起来很是清爽帅气,特别是一笑起来脸颊上圆圆的酒窝让Ming看着心里痒痒的。

“没觉得特别帅,倒是挺可爱的。”Ming看向Yo评价道。


Ming没想到后来在学院楼门口又见到了Kit。

那时候他正在和女朋友Linn打电话,女友又在电话里胡搅蛮缠不讲道理,他有些厌烦地把手机拿离自己的耳朵,几句敷衍不走心的应答更加激怒了那边的Linn,女生的声音简直可以用尖利来形容。

Ming现在已经没有那个耐心再去哄她,之前热恋期的时候女友的娇纵任性姑且算是讨人喜欢的小女生把戏,但时间久了就会让人心生厌烦。Ming挂了电话只觉得头都开始痛了起来。

争吵的内容无非就是Linn抱怨他抽不出时间来接自己下课,还拿出其他朋友的恋人来做比较,Ming气她不懂得体恤自己繁重的课业,一来二去就吵了起来。这种情况最近越来越频繁,连Yo都觉察出了异样。

Linn漂亮又高傲,追求者云集但她眼高于顶谁也看不上,当初Ming为了追她费了不少功夫,但等到真正相处下来,又有点接受不了她的公主脾气,在最初的爱慕与欣赏消耗光了之后,Ming不知道现在还剩下什么。

想着女友刚刚在电话里命令自己一会带着鲜花去学校接她,之后又得被当成动物一样在她那些朋友之间展览,再一想自己堆积如山的作业和报告,Ming的心情烦闷异常,转个身刚想去院楼后面角落抽根烟,余光瞟到门前台阶旁的柱子边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他心生好奇,轻手轻脚从另一个方向绕过去,那人丝毫没有察觉Ming的动作,还在伸着脖子往外看,Ming伸手就去拍他的肩膀,“嗨,同学你找谁?”

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Ming吓了一跳,那人惊得往后一退,要不是Ming眼疾手快拉住他的胳膊,那人就要从台阶上掉下去了。

Ming赶紧低头道歉自己的冒失,抬起头的时候惊讶地睁大眼睛,“嗷,P'Kit?”

Kit还惊魂未定地抓着Ming的胳膊,发现自己被认出来的时候赶紧尴尬地往后退了一步,他再次忘了自己还站在台阶上,这次Ming没抓住他,Kit硬生生地踏空了台阶,姿势奇怪地停在了原地,懵得眼睛都瞪大了一圈。

Ming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Kit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赶紧低下头咳嗽几声缓解尴尬。

“学长是来找我的吗?”

“你怎么认识我?”Kit的脸还是通红,但至少能直视他的眼睛了。

“我和Yo是朋友,之前都是一个学校的,不过没想到学长现在这么帅了,今天中午差点没认出来。”

听到Ming提中午的事情,Kit全身戒备到像是要逃跑的模样,他试探地问道,“你中午看到我了?”问完之后Kit默默祈祷Ming的否定回答,毕竟中午他偷看被撞见不说,还蹩脚地撞到了鼻子,这种糗事还是被赶紧忘记比较好。

像是要毁掉Kit最后一丝期望,Ming露出狡黠的笑容回答道,“是说学长鼻子被撞的那个时候吗?我什么都没看见。”

眼见Kit听完这句话整个人尴尬地要钻到地缝里,Ming难得好心地放弃了继续逗他的打算,问道,“对了,学长过来有什么事吗?”

Kit猛地抬起头,拼命摇头道,“没什么事,我就是散步。”

“散步?”Ming投来疑惑的眼神,这个时候是放学的时间,大家都应该是急着回家或者出去玩,实在不是什么散步的好时候,更何况医学院楼离工程学院根本十万八千里,说来这里散步实在是太牵强了。

如果是Yo说这种胡扯的鬼话,Ming肯定是会毫不留情地拆穿他的,但毕竟他觉得自己跟Kit没有那么熟悉,有些话还是不太好说,于是硬是压下满腔的疑虑,顺着他的话说道,“哦学长真是好兴致,不过工程学院这边景色确实不错,那我就不打扰学长了,我得去接我女朋友了。”

Ming刚说完这句话,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Kit露出难过的表情,但那刻过得太快,只一眨眼的功夫,Kit就神色如常地跟他握了握手,说道,“好,那下次再见。”

Ming更加疑惑了,他鞠躬跟Kit告别之后,一步三回头地往学院楼走去,还没等他进大门,就听到后面哎哟一声。

他赶紧回头去看,只见Kit整个弯下腰去,面露痛苦的神色捂着自己的脚踝。

“学长这是怎么了?又没看到台阶吗?”他急急地返回到Kit身边。

“哎哟你们工程学院台阶怎么这么高啊!”Kit皱着脸说道。

Ming站在高一层的台阶上蹲下身子,视线正好能对上Kit的头顶,棕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柔软的栗色,小小的发旋看着也很是可爱,Ming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上手去摸。Kit小小一团缩在台阶上,像一个毛茸茸软乎乎的小动物一样,绵软的语气也像是在撒娇,Ming的心瞬间化成了一滩春水,语气也变得温柔起来,像哄小孩子一样说道,“学长不要紧吧?都怪这个台阶,没事修这么高干嘛!”

两个人距离实在太近了,Kit都能感觉到Ming的校服衬衫在他弯腰时会蹭到自己的侧脸,微咸的阳光焦盐味道充斥着他的鼻腔,Kit屏住呼吸,不动声色地想要再靠近一些。

虽然这已经是这几年来自己与Ming接触的最近距离,但Kit还是想贪心一点。

更靠近一些。

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原本紧靠着Kit的Ming站起身,而本来就有些歪斜着身子的Kit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到,差点向前栽倒,幸好他立刻伸手按住地面,才省得再一次在Ming面前出丑。

Ming电话讲了没一会就挂断了,他双手撑着膝盖,对还蜷缩在台阶上的Kit说道,“怎么办啊学长,我本来打算是想扶你去医务室看看的,但现在我女朋友打电话催我,我......”

Kit一挥手没让他说下去,他控制好自己的面部肌肉,露出十分理解的表情,“没事啦,我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你去吧。”

Ming迟疑着看他站起身,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地说,“学长我给你留个电话,有什么事你就打电话给我,如果还是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看。”

Kit强迫自己别表现得太得意,先是口头推拒了一番,假装拗不过他的模样把手机递了过去。

Ming留好电话,又再三确认了Kit的情况,这才转身回了楼里。

Kit一直看着他走进去,才得意地把手机揣进口袋里,不甚在意地抖了抖脚腕,哼着歌一蹦一跳地走了。



02

之后Ming发现自己遇见Kit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不论是中午在食堂,或者是课间休息在便利店买水,又或者是校门口,总能看到那三个显眼的身影。

Pha是冲着Yo来的,这Ming很清楚。他那迷糊的青梅竹马还没搞清楚状况,一心以为自己是单恋,成天可怜兮兮地偷偷瞄Pha,不敢上前表明心意。Ming是什么人,早都看清楚了Pha那欲擒故纵的小把戏,但他总归不是当事人,即使拿到剧本看到了剧情发展,他也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去改变这个现状,再说了他也没兴趣搅这滩浑水。

他真正感兴趣的是Kit,那个人的迷糊程度和Yo不相上下,大概是大家都喜欢看他炸毛的模样,几乎每次碰见他们三个的时候,Beam或者Pha总是能只花很少时间就用某句话击中Kit,后者生气的时候整个腮帮子都鼓起来,眼睛也睁大,好像头发丝都能立起来,Ming每次看到都能内心暗笑好久。

P'Kit这么好玩的人,早点认识就好了。他这样想道。
又是一个闷热的夜晚,Linn难得乖巧地没有用Line狂轰滥炸Ming的手机,他赶紧趁着这个机会在自习室里看了好一会功课,等再抬起头是外面已经是繁星万里了。 Ming背着书包摸黑下了楼,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一眼看到了一侧停着的一辆看着很是眼熟的车。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是Kit的车。走近一看,果然是。

只是他没料到的是Kit正歪着头在驾驶座上熟睡着,嘴巴微张,头整个枕在上方的安全带上,看着睡得很不舒服。

Ming静静地看了他一会,伸手轻轻地在车窗玻璃上敲了几下。

原先熟睡的Kit猛然惊醒,手下意识地往前伸,一个没注意就按到了方向盘上的喇叭,喇叭声在这安静的夜晚显得尤为大声,Kit慌得彻底清醒了。

Ming被他这一系列举动逗得笑出声,他笑眯着眼睛又敲了敲车窗,Kit睁大着眼睛降下了玻璃,像看鬼一样看着Ming。

“学长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Ming笑眯眯地看着他。

Kit有些紧张地看他,咽了咽口水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Ming一眼看见副驾驶座位那摆了一个塑料袋,依稀能看见里面是塑胶饭盒,于是继续问道,“学长是在等谁给谁送饭吗?”

Kit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原先还混沌的脑子终于清明了一些,他记起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刚下课天还亮着的时候他就等在校门口了,还提前买好了打探到的Ming最爱吃的粿条,想找个借口等那人下课,但没想到左等右等也没等来,他又热又累,不小心就在车里睡着了。

他对着Ming微笑着的脸,心想着绝对不能说出实情,于是随口胡编道,“哦我来替Pha给Yo送点吃的,听说他最近学习很辛苦,作为我们高中的学弟,该有的关心还是应该给的。”

Ming胳膊搭着车顶,整个身子都前倾着朝向Kit,“是吗?可是理学院今天下午没有课啊,课早上都结束了。”

Kit没想到自己编的借口这么快就被戳穿,整个人不自在地变换了一下坐姿,清了清嗓子说道,“死Pha,情报有误也不跟我说一声。”

“另外,P'Pha也太不擅于观察了,Yo不怎么喜欢这家的粿条,我比较喜欢。”Ming现在的表情简直可以用不怀好意来形容了。

Kit悲哀地发现自己每次在Ming面前都是一副又蠢又笨的形象,那人像是拥有能洞悉一切的本领。他低着头,一把把塑料袋抓到手里,塞给Ming,快速说了一句,“那你拿回去吃吧。”说完就立刻发动车子落荒而逃。

Ming含着笑意看着那辆车子离开自己的视线,低下头捏紧了手中的塑料袋,没走几步手机就响起来。

电话那头的Linn声音甜得发腻,Ming的好心情让他难得有耐心地哄了哄撒娇的女友,还约定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

“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啊,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你的笑意。”

“哦,就......”Ming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袋子,含糊地回答道,“没什么原因,就是挺开心的。”


03

某些事情刚开始的时候可以用偶然来形容,可之后呢?该用什么来形容?

久而久之,连反射弧比一般人长的Yo都会有些疑惑地问Ming,“你觉不觉得P'Kit在你面前会变得有点奇怪,跟平时不一样?”

心口一跳的Ming不动声色地回道,“怎么说?”

Yo抓了抓后脑,犹豫地说,“我也说不好,就是一种感觉。跟P'Pha他们在一起的时候,P'Kit看起来挺聪明的,但在你面前,不知道为什么,学长就会有点......嗯......”他组织了一下措辞,很努力地把那个蠢字咽了回去,改用可爱来形容。

Ming被他逗笑了,“继续说。”

“就上一次啊,学长在见到你之前走得好好的,你一出现,学长走着走着就撞到桌子上,那声音真大,肯定磕得特别疼,结果学长连揉都不揉,赶紧就跑了。”

说起这件事Ming就想笑,Kit当时呲牙咧嘴的模样他隔着老远都看得清楚。

Yo扳着指头自顾自说了半天,半晌凑过来看着Ming,得出结论,“你是不是抓住了P'Kit什么把柄啊?要不他怎么这么怕你。”

“我哪知道啊,别瞎猜了。”Ming轻描淡写地一笔掠过。

Yo一瞬间有了一个更可怕的猜测,但他看到Ming正低头回着Linn的信息,瘪了瘪嘴没再说话。

没一会Ming就深深叹了口气,把手机丢到一边皱着眉头抓过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Yo偷偷伸头去看,手机屏幕还没完全变暗,继续停留在Line的聊天界面,最底下的对话框是Linn发来的。

[Ming Kwan我不管你今天有多忙你都得来接我,然后跟我去我朋友的生日趴,不准找借口搪塞我。]

Yo这下知道刚才Ming叹气的原因了。

跟Pha的进展顺利,让他开始有闲暇考虑起Ming来,于情于理他都肯定是站在Ming这边的。Ming刚开始追Linn的时候,他说实话是有点不愿意的,那个女生年级闻名的公主脾气,虽然长得好看,但相处起来肯定不开心,可Ming喜欢,他也不好说什么。现在看来,Ming的耐心也快到极限了。

“喂,不然分手算了你。”

Ming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哇你说什么呢!”

“你跟Linn啊,不合适的话分手得了,她那个脾气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相信我,我比你更清楚。”Ming苦笑道。

“那不就得了!”Yo一拍大腿。

“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Ming摇了摇头,“不说这个了,我晚上要去接她,今天就不陪你去医学院了。”

“对P'Kit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他总算可以好好走路了。”

Ming忽略了他刻意的调笑,潇洒地挥了挥手走了。



Linn的朋友Ming认识的不多,今天过生日的这位他就并不认识,简单地跟着Linn和她寒暄了几句,他就觉得有点无聊了,自己要了一杯酒就退到一边角落里喝去了。

酒吧并没有被包场,所以隔壁还有另一群大学生模样的人在聚会,Ming不经意一瞥就看到了熟人。

Kit喝得满脸通红,不知道对面的人说了什么好笑的话,让他笑得整个人都倚到旁边的人身上。

Ming看了一眼,围在Kit周围的没有熟悉的面孔,Pha和Beam都不在,这让他感觉有点奇怪。不过他自认跟Kit没有熟到过问他的私事,于是没有起身去打招呼,不动声色地继续喝酒。

Linn只在刚开始把Ming介绍给了自己的朋友,后来就再也没来找过他了,Ming喝完一杯酒之后就觉得很是无聊了,本来想找个借口提前离场,但一想这样做的后果肯定会是Linn无止尽的唠叨和责怪,想了想他还是忍了下来。

其实Yo说的分手他不是没有考虑过,但确实也像自己说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算算时间,他跟Linn也交往了两年多,从高中开始一直到现在,要说脾气不好,打从一开始追对方开始他就知道这件事情,现在再拿这个当作分手理由实在是有够瞎的,再说最近Linn突然间开始没有那么无理取闹缠着自己了,什么时候再找个时间沟通一下吧,也许问题就能解决了。

Ming歪斜在酒吧的沙发上,眼睛看向跟自己朋友说笑的Linn,对方笑弯的眼睛让他不禁想起自己对她一见钟情的那个夏天。

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打断了Ming的思绪,他循声看去,是Kit那一桌。

Kit脚步都有点不稳,摇摇晃晃推开他旁边的人就往外走,别人想要扶他也都被他推开,眼看着他就要走出酒吧,后面的那些朋友也没有要追出去的意思,Ming有点担心地站起身。

这时原先坐在Kit旁边的男生起身小跑着到Kit身边,状似亲密地搂住他的肩膀,让Ming没想到的是一向看着温和笑眯眯的Kit竟然用力地一拳打向那人,结果因为浮软的脚步差点一个没站稳。

那人不以为然,继续强搂着Kit往外走,这下Ming坐不住了,本来想跟Linn说一声,没想到左找右找刚刚还坐在另一边的Linn突然不见了踪影,眼看着Kit就要被那人拉出去了,Ming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起身就追了出去。

把Kit拉到自己身边,赶走了那个不怀好意的人,Ming才开始烦恼起来接下来该怎么做。Kit老老实实地待在他怀里,低垂着眼睛一声也不吭,Ming刚想问他要去哪里,没想到手机突然响起来。

他一边环着Kit的手臂一边费尽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是Linn的信息。

[对不起Ming,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Jun回来了。]








评论(13)
热度(273)
  1. 怂丧小棉袄 转载了此文字

© 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