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棉袄

天真烂漫 作恶多端

这恋爱冒泡 -下


  严重OOC,前方红色预警,时刻注意避雷。

  剧情梗概为少奶奶倒追少爷,花样百出十分努力【并没有。

  又名不是Kit就最好别这样追Ming,你会失败的相信我(微笑。


04

  

  Jun这个名字对Ming来说,简直如定时炸弹一般,所以当他看到Linn发来的信息的时候,有几分钟脑子是一片空白的。 


  在追Linn的时候他就听说过这个名字,正如Linn在他心中的地位一样,这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Jun在Linn心中更是如白月光一样。可以这么说,Linn之所以一直没有接受别人的追求,一部分原因是要求高,更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Jun。


  幸亏这个Jun一直在国外,这让Ming有了一丝期待,可之后持续的追求攻势并没有打动Linn的趋势,就在Ming打算放弃的时候Linn突然间答应了他,他虽然有一丝疑惑,但随之而来的狂喜让他无暇去顾及更多。


  现在想想,他这算是给别人当了两年多的备胎吗?Ming捏紧了手机,无力地扯了扯嘴角。


Linn的信息还明晃晃地亮在屏幕上,Ming不知道该回什么,夜里的风吹过来,不知怎么凉的刺骨。


  “唔......”Kit在Ming的怀里不安分地动了动,头顶毛茸茸的发丝蹭着Ming的手臂,让他回过来神。


  不管怎么说,也得先把学长送回家再说。


  

  Kit的车肯定是开不了了,Ming半搂着他把他塞进自己的车里,弯下身子去给他系安全带,眼睛向下一瞥就看到了Linn来的时候放在手刹旁边盒子里的充电线,咬紧嘴唇抓起它就往后座扔过去。


  原本迷迷糊糊的Kit被他这一系列举动弄醒了,迷蒙着睁开眼睛,正对上Ming抿紧嘴唇严肃的脸部线条,下意识地伸手抚上Ming的胳膊。


Ming满腔的烦躁与怒火被Kit这一碰,消下去了大半,他看着还有点迷糊着揉眼睛的Kit,不自觉地放轻了声音,语气温柔地问,“P'Kit,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想吐吗?”


  Kit摇了摇头。刚刚被风一吹,脑子清明了很多,他现在就是有点晕,一点想吐的冲动都没有,他乖乖地靠在椅垫上,看着Ming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子。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能感觉到Ming现在情绪不对,他想开口说些什么,没想到刚一张嘴,一个酒嗝就冒了出来,在安静的车里显得很是大声,他瞬间窘迫地涨红了脸,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


Ming被他逗笑了,侧着脸看他说道,“没关系的学长,打出来是不是舒服多了?”


  天哪还能再丢人一点么,kit简直想要捂额叹息,都这么久了一点分没有加不说,感觉印象分都要扣光了。


  “学长你要是想吐就跟我说,我随时都能停车。”Ming好脾气地笑笑,安慰道。


  Kit摇了摇头,刚想说话,车稍微一晃动,他又觉得有点酒精上头地晕,于是老老实实地坐在靠椅上。


Ming一路也没有说话,很快车就开到了Kit的宿舍楼底下。他停好车去看副驾驶,Kit正侧着头睡得香甜,微微张着嘴小声打着鼾,偶尔还皱皱鼻子。Ming看着看着就不自觉地露出微笑来。


  他想起来之前在宠物店见到的一只小柯基,也是这样毛茸茸的,眼睛又大又明亮,直直盯着你的时候,让人只想要伸手去揉它纤细又柔软的毛,Ming伸出手去捏它肉乎乎的爪子上的软垫,它呜咽一声主动凑过来,毫不客气地一头扎进他的怀里。那时候的Ming又哭又闹地想要带它回家,但被家里人以年纪太小拒绝了。


  他现在足够大了。

  

  Kit不安分地在靠垫上蹭了蹭,原本就有点略长的头发被蹭得凌乱不堪,Ming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拨挡在他脸上的头发,意料中的柔软触感让Ming展开笑颜,Kit并没有因为他的举动醒来,反而舒服地哼了一声继续睡着。


  这一声让Ming的动作僵住了,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在想什么,做什么。这个夜晚实在是太糟糕了,他说不上来是因为复杂的情绪让自己不自觉地想在Kit身上找安慰,还是他本来就想这么做。


  Linn给他发完信息之后就再也没有别的动静,这其中不言而喻的意思谁都明白,他在这样的情况下对Kit产生异样但柔软的情感,该用什么解释的清楚。


  他闪电般地收回手,轻咳了一声调整好状态,叫了Kit的名字。


  Kit悠悠转醒,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地偏头去看Ming,哑着嗓子问,“我们到了?”


  Ming点了点头,体贴地帮他松了安全带,他下车的时候脚步还有些浮软,但好歹知道了方向在哪边,他往前走了几步,下意识地回头去看,Ming倚靠在车门上,在暗处的脸有些看不清楚,Kit没来由地想到了刚上车的他抿紧嘴唇整个人低沉的气息,叹了口气又折了回去。


  “要不要上去喝点茶?”

 


  Ming有些局促地坐在沙发上,看着Kit忙上忙下地烧水泡茶,问道,“学长你感觉好点了吗?”


  “嗯刚刚睡了一觉,好多了,只有一点点晕。”


  Ming接过了他递来的茶,小小地抿了一口,说道,“好喝。”


  Kit立刻来了精神,马上说道,“喜欢吗?给你带点回去。”


  没等Ming开口拒绝,他立刻就翻箱倒柜找袋子给Ming准备茶,没过一会他又转回来拿着一个小盒子问道,“你喜欢吃饼干吗?这个也好吃。”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Ming看着Kit像变戏法一样掏出各种不同种类的东西放在自己面前,挨个询问自己喜欢哪个,他不好意思拒绝,只能从中随便拿了几样。


  手里的茶还在冒着热气,Kit一分钟也没有闲下来过,不停找着各种东西给Ming看。


  “这是我高中的纪念册,你应该也有一个吧,我高中时候不好看,就不给你看照片了。”


  “这是我收藏的邮票和纪念币,酷不酷?”


  “对了,上次我爸从国外给我带了巧克力,你要不要吃?特别好吃,喜欢就带点回去。”


  像个小孩一样,一直炫耀着的样子出乎意料地一点也不讨厌。


  手机响了一声,Ming低头去看,是邮件的提醒,滑开解锁界面,引入眼帘的就是Linn发来的那两个对话框,孤零零地在那里。他没有回,Linn也没有再发。他紧紧盯着,原本上扬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懈了下来。


  “Ming。”他听到Kit在叫自己,抬头去看。


  原本忙着不停的Kit站在客厅中央,用几乎可以算是央求的语气说,“Ming你喜欢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不要不开心。”


  他Ming何德何能,能让Kit说出这样的话。


  看着Kit的表情他低下头,虽然这并不是一个好时机,但他终于还是开口,问出了他一直以来都想问的问题,“P’Kit,你是不是喜欢我?”

 


05

 

  距离收到Linn消息的那天已经过了一周了,Ming找出Linn来,算是正式地分了手,对方没有掩饰对Jun一直以来的爱慕与欣赏,也承认了这次错在她,当得知Jun回来并且打算彻底留在这边,Linn没有犹豫地选择牺牲了这两年与Ming相处的时光。


  “Ming我不傻,从你开始觉得我烦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Linn直接地说,“你不喜欢进入我的圈子,认识我的朋友,觉得自己的事情比较重要,现在对你来说应该也算是种解脱吧。”


Ming沉默地看着她,手握着杯子一句话也不说。


  “我的脾气我自己知道,要不是我的长相估计都不会有人多看一眼,别否认,你当初应该也是他们当中的一个,所以Ming,”她顿了一下,主动伸出手去摸Ming的脸,语气诚恳地说,“你值得更好的。”


  “不要再单方面的付出,你应该找一个能全心全意把你的需求和希望放在第一位的人,像你爱她一样爱着你,”Linn叹了一口气,紧紧盯着他,“你知道我没办法成为这样的人。”


Ming低下头,不露痕迹地避开了她的手,转换话题问道,“你跟Jun接下来什么打算?”


  “嗯Jun在这边一家不错的公司找到工作了,也算是安定下来了,我接下来就好好把大学读完,之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呢。”


  “你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你做了正确的决定。”


  “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但可以说是不后悔的决定。”


  对啊这个时候最潇洒的可不就是甩人的那一方么,Ming笑笑,“后悔了也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


  从咖啡厅出来的Ming说不出来自己现在什么感觉,没有难过,也没有轻松,他就是没有任何感觉。像是他早都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到来,只是不知道具体日期,于是提心吊胆地等着,等到终于这天来了,他就会在心里对自己说,“看吧我就知道。”


  对呀,他早都知道,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


  回到房间Ming倒头就睡,等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天色渐暗了,他懒散地穿上拖鞋下楼去找东西吃,刚进门就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


  他的竹马Yo正乖巧地坐在Pha旁边,Ming一眼就看到两个你侬我侬的人,刚想嫌弃地挪开眼神,突然就看到了坐在他们对面那个熟悉的背影。


  那天晚上他问出那个问题之后,Kit很长时间都在沉默,Ming也没有说话,两个人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站在客厅中央,像是沉默的拉锯战。


  问完他就后悔了,现在问这个有什么意义呢?无论对方说喜欢或者不喜欢,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应答。


  Ming啊Ming,你难道因为Linn不喜欢你,就打算用别人可能的喜欢来证明什么吗?他想道,这种烂问题也能问得出口。


  在Ming自我厌恶的时候,Kit一直保持不动的身形终于动了动,脸也转向到了光亮处,开口说道,“我不确定我的答案是不是你想要的,所以我就不回答了。”


  他举高了要拿给Ming的袋子,后者知道这是无声催促自己走的意思。


  这个夜晚实在太糟糕了,他需要回去好好睡一觉,走到门口的Ming心里想。


  Kit跟着出来关门,他伸手抓住已经走出门外的Ming的手,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微微踮脚凑到他脸边,快速地吻了一下他的脸颊,低声说道,“晚安。”


  走廊的灯被门关的声响点亮,Ming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门外,被Kit亲过的地方热得发烫。


  他什么都没有说,但他用行动表明了。


 

  “嘿Ming!”Yo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抬起头看,正好对上了闻声回头的Kit的眼睛,两个人都身子一颤,默契地转移开视线。被发现的Ming只能硬着头皮上去打招呼。


  “这么巧,你竟然也这么晚出来吃饭。”Yo招呼道,“一下午都没见你人,去哪了?”


  “嗯,有点事。”Ming含糊地答道。


  “来了就一起吃吧,Kit你往边坐一点,给学弟腾个位置。”Pha指挥道。


  被点到名字的Kit自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闻言也只是往边上挪了挪,Ming看着他的动作,嗓子想被棉花堵住一样,发不出声音。


  “学弟想吃什么就点,今天Kit请客,好好宰他一顿。”Pha没有发现异样,自顾自说道。


Ming应了一声坐了下来,碰到Kit的胳膊,还好这次Kit没有躲开。


  食不知味地也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跟着他们出去的Ming眼看着Pha和Yo结伴走了,只剩自己和Kit,而Kit低着头用脚踩着地上掉落的叶子,半天也没有说话的意思。


  他想送Kit回去,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向前向后都有点不太合适,至少他说不出口。


  “我今天看到你和你女朋友了。”Kit突然说道,一边说一边还踩着叶子,像是毫不在意的样子。


  “嗯,准确来说应该是前女友,”Ming发现说出来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难,“我们分手了,下午见面就是为了这件事。”


  Kit不傻,仔细想了想就明白了前因后果,“我喝醉那天你俩是吵架了吧?所以你才那么不开心。”


  “要是吵架就好了,至少她作为过错一方能听我吼两句,从头到尾我都像是被堵住嘴了一样,只有接受的份。”


  “你说,感情可是两个人的事,怎么就能一个人说了算呢。”Ming无奈地笑笑。


  他想自己的表情一定很难看,要不然怎么Kit半天没有接话。


  沉默最后还是被Kit打破了,他想了想,下定决心一般开口说道,“喂,这个时候如果要是有人说喜欢你,你的心情会不会好一点?”


  “那要看是谁说的。”


  Kit被他盯得有点恼羞成怒,嚷道,“你就说你心情会不会好一点?”


  “会啊,当然会。”Ming轻笑,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Kit。


  最后他也没有等到那句,Kit踹了他一脚之后钻进车里就跑了。


  

  Yo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他跟Linn分手的事情,神神秘秘地过来试探,被Ming三言两语地打发了过去,“是她的错,但也不全是她的错。”


  “怎么说?”


  “我也有问题啊,精神出轨算不算问题?”


  Yo立刻来了精神,“你喜欢上别人了?”


  “不知道算不算喜欢,但也确实产生过’跟这个人在一起会不会比现在更快乐一点’这样的想法。”


  “谁啊谁啊?”


  “你养过柯基吗?”Ming突然没头没脑地问。


  “没啊,养狗听起来就很麻烦,”Yo皱了皱鼻子,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嚷道,“不会吧,难道你喜欢上哪家宠物店的职员了?这也太没有前因后果了吧!”


  “我小时候特别特别想养,也确实看到了一只喜欢的,但当时年纪太小了,根本没有话语权,所以只能作罢,”Ming没有理会他,自顾自说道,“现在又碰到了一个,你说我是养还是不养啊?”


  Yo被他弄糊涂了,只能顺着他的话说道,“那就养呗,你现在肯定能照顾得了它了,想养就养呗,只是我们宿舍让养狗吗?”


  “让不让养还不是一句话,最重要的事情他愿不愿意跟我回家。”


  依旧莫名其妙的Yo在Ming转身走了之后还是好心地朝他喊了一句,“喂,带小狗回去的时候别忘了打狂犬疫苗!”



06

 

  他开始怀疑Kit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了。


  以前还能在工程学院楼附近看到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也能在食堂里偶尔看到那个东张西望四处乱看的棕色脑袋,还有在学校门口停着的那辆车,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了。


Ming终于忍不住杀到医学院,没想到在门口就看到了有说有笑的Yo和Pha,看到他的时候明显也是一愣。


  “找Kit?”Pha是聪明人,很快就反应过来,“他不在,今天下午没课,他早早就走了。”


  那边单纯的Yo问道,“Ming,你狗买了吗?”


  Ming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一头雾水地看过去,Yo贴心地解释道,“狗啊,你不是说要养柯基吗?”


  Ming差点笑出声,不过现在的情况让他顾不上解释这句话的深层含义,随便应付了两句转身就走。


  本来是打算直接到Kit的楼下去,走到一半又觉得不对,过去了说什么?


‘我知道你喜欢我,你就大胆承认吧。’这么不要脸的话他还真的说不出口,而且他相信就算他能说出口,换来的也只能是Kit的一顿暴打,那家伙脸皮薄得不可能承认。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没劲了,于是车子掉了个头又开回学校去了,在自习室看书看到深夜,Ming才打着哈欠出来,手机早都没电了,他晃着充电线准备回车上充电。


  Linn在前两天的INS上传了她和Jun的照片,Ming滑到的时候难得停了下来好好地看了一眼,还顺手点了个赞。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感情这回事本来就是这样,双方都投入了十足的心力的话,分开了才会难过,像他们这样,Ming只在初期百分百的努力,而Linn从头到尾都没有的这种情况,在当下事情摊开说的时候才会有那么一丝的遗憾,之后就如过眼云烟一般说散就散。


  Ming哼着歌下楼,最近学习状态不错,接下来的考试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下学期的奖学金应该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他吹着口哨推开楼下的大门。不过学到深夜的恶果就是,他开始还没有什么感觉,等走出院楼的时候才感觉到了饿。


  这个点八成小饭店都要关门了,Ming有些失望地想着,看来只能去便利店买盒泡面回去煮了。


  不由自主地他就想到很久之前的那个晚上,他也是如现在这样往校门外走,远远地看到Kit的车,那人在车里睡得香甜,丝毫不记得自己是来送饭的。那天的粿条虽然有点凉了,但还是无敌的好吃,Ming一直记到现在。


  也许是那个时候他就有跟Yo说的那种想法了吧,跟这个人在一起会不会比现在更快乐一点。


  场景如此相像,这让Ming不自觉地怀揣着小小的希望快步走到校门口,透着路灯,他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几遍,也没看到那辆车。


  一阵风吹过,让Ming打了个寒颤,也让他从梦里醒了过来。他环抱着自己的手臂,苦笑着低下头。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心想就能成的事,他摇了摇头,往自己车子的方向走了过去。


  突然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Ming心跳如鼓擂,停住脚步的时候咽了好几口口水才转过身去。


  向他奔跑过来的Kit身上穿着的衬衫在风中鼓成一面小小的旗帜,连同他的头发一起,像一根利箭一样直直地穿过Ming的心将他定在原地,他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呆呆地看着Kit跑到自己面前。


  虽然设想过有这样的可能,但等到真的发生的时候,Ming还是没出息的有点腿软。


  “我去你房间找你,敲了半天的门你都没开,我就想到你应该还在学校没有回去。车子没油了,我打了辆车就过来了,下车又一路跑,就怕你先出来开车回去了。”Kit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睛亮得迷人。


  “什么事这么急?”Ming压抑住狂喜的心情,生怕自己会错意。


  “我临睡前给自己设了一个半小时的音乐播放时间,想着如果要是音乐都停了我还是没睡着的话,就去把该说的话说了,可是我发现我连等一首歌结束的耐心都没有,所以我就跑过来了。”


  Kit虽然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话说得也不清楚,但Ming还是听清了,连同他的心意一起。


  于是他向前了一步。

 

 

  小小的奶狗舔舐着Ming的手心,让年幼的男孩咯咯地笑出声,就算又痒又湿,他也不愿意收回手来。


  “妈妈,我真的不能养它吗?”他第十次问道。


  “真的不能,亲爱的,你太小了,没办法照顾它的。”妈妈第十一次耐心地回答道,“如果你没有时间陪伴它的话,它会伤心的。”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它,”男孩嘟起嘴巴,“我确定我不会再遇到比它更可爱,更让我喜欢的了。”


  “你还小,别把话说得这么早,我相信你以后一定能遇到更好的,在你有能力照顾和爱它的时候,那时候可不要犹豫,一定要赶紧带它回家。”


  年幼的Ming撇了撇嘴,一想到现在要是带它回家了,可能以后和朋友玩闹的时间会少了,安安静静一个人看图画书动画片的时间也会少了,他想了想,还是把手收了回来。


  一旁的妈妈了然地牵住了他的手,说道,“看吧,你现在还是犹豫了,所以等到你能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你半点犹豫都没有的那天,我们再来吧。”


  7岁的Ming懵懵懂懂地跟在妈妈身后走出宠物店的大门,门外刺眼的阳光让他伸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同时也在想着那一天什么时候才能来呢。他暗暗下定决心,等到那天来的时候他一定要一点犹豫都没有地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这回,20岁的Ming没有辜负那个时候自己的期望,一点也没有犹豫地牢牢抱紧了怀里的Kit。

 

  

  合适的人不一定要多漂亮,情商多高,但一定要懂你的点,知道怎么能让你开心,这样漫长的一生共度起来才不会太费劲。他不会在你忙的时候耍脾气,不会在你气得头冒烟的时候跟你硬碰硬。像打羽毛球,轮流发球,绝对不会一直让你当捡球的那个。



评论(23)
热度(396)
  1. 怂丧小棉袄 转载了此文字

© 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