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棉袄

天真烂漫 作恶多端

Enchanted(上)

#如果你看到这里,恭喜你已解锁一喝醉酒撩人情话功力就会破表的Kitty猫一只。

#大家都知道我是OOC大王,红色预警从头到尾。

#迷上了少奶奶主动是怎么回事。

# 感谢甜豆@路路路 太太,没有她我已忘记更新为何物。


01

 

  夏天果然是个适合一见钟情的季节,Kit想道。


  让他得出这个结论的始作俑者正拿着冰饮料和朋友站着聊天,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特别好看。


  风吹起他的头发和衣角,拐了个弯也吹乱了Kit的心。


  “喂,愣着干嘛?Pha叫我们去他房间喝酒。”肩膀突然被拍了一记,Kit下意识转移开视线,像是被抓了个正着的小偷一样,十分心虚。


  那边听到声音也看了过来,Beam投去视线,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抓住Kit手臂不停摇晃,“喂,那个是Ming吗?”


  “什么?”


  “你忘了?Pha一直喜欢的那个小朋友的青梅竹马啊,趁此机会不然把他也叫上,这样也就有了由头拉Yo过来。”


  Kit还沉浸在自己的小心思里,心不在焉地应道,“哦叫吧叫吧。”


  心不在焉的后果就是当推开门看到那张熟悉的笑脸出现在Pha房间时,Kit惊讶地差点掉落了怀里的啤酒。


  “喂,前段时间跑健身房都白练了是吧?”还好Beam在旁边兜了一把,“肌无力啊你。”


  Ming正巧这时看了过来,前面挡了个Yo,只能看到那人通红的半边脸颊和耳朵。


  酒是学长们买回来的,自己再坐着不帮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Ming余光瞟到自家青梅竹马只顾忙着吃零食,恨铁不成钢地一胳膊肘撞过去,“怎么不知道帮忙拿酒呢?太没眼色了吧。”


  Yo还没来得及飞个白眼过去,Pha就开口解围道,“就顺手的事,学弟们都坐下了就别再站起来了,屋子小人太多活动不开。”


  Pha都说话了,Ming也就不好意思继续挤兑Yo,这位学长的醉翁之意打从自己收到邀请了就猜测到八九不离十,想着想着连看向Yo的眼神都透着怜悯,就Yo的智商,估计被吃得骨头都不剩了都不一定能反应过来。


  人都坐定了,Ming才终于看清了那位学长的脸,与医生帮其他两位相比,实在是有点过分的可爱了,倒是脾气有点急,又不禁逗,还没一会,就被激得喝了好几瓶酒了。毕竟彼此之间不太相熟,换了几个话题,都是说了几句就出现冷场的情况,几个大男人聚在一起,又没有什么好聊的,只能互相吹吹牛开开玩笑,酒也喝得干巴巴的。


  Pha有点忍不住,眼珠转了转率先提议,“哎玩点什么吧!”


  “要说聚会玩什么,还得是真心话大冒险。”Beam说着就给Pha递了个眼神。


  对方心领神会地接过,“是啊是啊,先说好,讲不出来的是要罚酒喝的。”看向Kit的时候语气里明显带着笑意,“Kit你现在装醉也来不及了。”


  还没开始玩呢,Kit就已经有点晕乎了,他晚上没怎么吃,刚刚又被Beam和Pha耍着连喝了好几瓶,要换在平时,他早都找个地方瘫着了,但今天碍于Ming就坐在对面,他又想给对方留个好点的初次印象,这才强撑着坐得端正,这会腰都酸了。冷不丁被人点到,装也得装个彻底,他晃了晃有点沉的脑袋,强装轻松地回道,“来就来,谁怕谁。”


  玩这个游戏他可不亏,还能顺便打探Ming是不是单身,多掌握点情报还是好的,Pha的心思他更是明白,索性顺水推舟。


  各怀鬼胎的几个人凑到一起,问的问题都十分刁钻,Yo跟Ming就算了,Pha丧心病狂起来六亲不认,连医生帮的两个至亲都没有放过,从初吻初夜甚至都问到了春梦,Beam倒是无所顾忌地说了个彻底,Kit为了形象不得不连连拿起酒瓶,几轮下来,买回来的那几打啤酒估计一大半都进了Kit的肚子。


  不过还好,除了晕乎乎的脑袋和满肚子的啤酒之外,Kit好歹是拿到了些有用的信息。Ming现在单身,工程学院的大一新生,跟Yo从小一块长大,好得都能穿一条裤子。这些信息虽然利用价值一般,但不管怎么说也是Kit用啤酒和强忍着听完Beam荒诞的春梦换来的,算得上弥足珍贵。


  Kit捂着嘴小声地打了个酒嗝,费力地抬起眼皮,腰早都支撑不住了,他抓过一个靠垫倚在上面,眼看着旋转停下的酒瓶口指向Ming,心想着总算不是自己了,放下心的同时就感觉脑袋晕得厉害,连带着人都飘飘忽忽了。


“我选真心话吧。”Ming说道,同时眼睛看向已经快成一滩烂泥的Kit,边说着边不动声色地又拿来一个垫子让他靠得舒服些。


  眼尖的Beam怎么会放过这个细节,他勾起嘴角说道,“哦问题就交给Kit了,Kit你想问Ming什么?”


  被点到名字的Kit懒洋洋地直起身子,看向Ming的眼睛里都朦胧地冒着水汽,他把原本倚着的垫子抱到怀里,略微大着舌头说道,“我的问题是……”

  他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不知道该选哪个好,是从最基本的“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人”问起好呢还是干脆直截了当的“在座有没有你心动的人”,他苦恼地皱紧眉头。


  Ming丝毫没有催促的意思,对面学长涨红着脸苦苦思索的样子十分可爱,他不自觉地开始微笑了起来。大家也像是都觉察出来什么,不再说话,探照灯般的目光都聚焦在Kit一个人身上。


  大概是对面Ming的笑容太过好看,又或者是真正想要问的问题终于浮出水面,Kit没有让他们等太久,问出了一个酒醒之后大概会让他羞愧致死的问题。


“如果你的前女友和现女友同时掉到河里的话,我能不能当你的男朋友?”


 

02

 

  事情就是这样,酒醒之后的Kit在被子里哀嚎了半天不愿意接受现实,连带着胆大包天地把上午的课都翘了,从早晨开始响个不停的手机里Pha和Beam发来的占满整个对话框的哈哈哈让他连下午的课都不想去了。


  究竟是喝了多少才能冒出那么蠢的问题啊,Kit一边往嘴里灌水一边想道,只恨自己没有超能力,不能让昨晚那群人集体失忆。


  想归想,但生活还是要过的,大不了以后绕着学弟走,就算被抓到也要一口否认,打定主意的Kit慢吞吞地穿好衣服,赶在午饭结束回到了学校。


  在教室迎面碰上憋着笑的Pha跟Beam,Kit心虚地攥紧了手里的书包,装作没看见绕了个弯回到座位坐好,可那两个朋友怎么会轻易放过他呢,跟在他身后一左一右地坐到他身边,把所有可能的逃跑路线都堵了个严实。


  “哟还以为你要睡到下午呢。”


  “灭绝师太的课我怎么敢逃,”Kit白了他们一眼,“上午有没有布置作业,课本拿来看一下。”


  “看来现在是彻底清醒了,”Pha递过来自己的课本,“跟昨晚是一点也不一样了。”


  就知道不会轻易放过自己,Kit撇着嘴拿过Pha的课本,低下头不再回话。他有经验,论耍嘴皮子他根本不是Pha的对手,这个时候装没听见是最好的应对策略。


  “要早知道你喜欢Ming学弟就好了,昨晚就帮你创造机会了。不过也没关系,你挺有出息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Beam不慌不忙地顶上,轻描淡写地放了个大招。


  两个人同时攻击,让Kit有点手忙脚乱,要是平时他早就起来拳头招呼了,但无奈以一敌二胜算太小,他只能忍气吞声。


  “对了,昨晚你问的问题学弟的回答你听见了没有?要是没听见我可以做一回好心人,给你复述一遍哦。”


  Kit心下一动,清了清嗓子,努力装作不感兴趣的样子,“你爱说不说。”


  Beam看他嘴硬的样子觉得好笑,刚想继续调侃几句,没想到被突然响起的上课铃声打断,撇撇嘴只能作罢。


  一下课,Kit就像脚底抹油了一样就跑了,Beam和Pha连他的衣服角都没摸到,风风火火的Kit一溜烟跑到停车场,回头看那两人没追过来,正得意自己动作快警报解除的时候,没留意跟前面的人撞了个满怀,原本手里抱着的书也散落一地。


  他赶紧一叠声地道歉,蹲下身去捡书,头顶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惊得他差点坐到地上。


  “Kit学长。”


  很好,没想到大boss活动轨迹竟然在停车场,千算万算还不如干脆下午就别来了呢,这比游戏打怪还费劲。


他抬起头,努力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回道,“哦Ming呀,真巧。”


“学长,我没有你电话,早上还去你们学院找你呢,你也没有来。”


  明明是平淡的语气,Kit不知怎么听出了撒娇的意味,他清了清嗓子,有些尴尬地回道,“哦早上没起来,有事啊?”


“也没什么事。”Ming说完了也没有继续往下接的意思,Kit拖拖拉拉地捡好了书,低垂着脑袋站在Ming面前,偷偷透过额前的刘海瞄他。


“学长现在肯定还不是很舒服吧,宿醉的滋味可不好受,别像之前那次一样还因此生了病,要不要去那边咖啡厅坐坐?”


  现在的Ming跟定时炸弹无异,时刻有可能会冒出关于昨晚的一切信息,Kit不敢冒险尝试,但内心又挣扎着不想放过这个绝好的独处机会,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犹豫着连Ming嘴里说的之前那次都没听到。


  还好Ming的手机铃声救了他,Ming接起电话简单回应了几句,挂了电话说道,“抱歉学长,Yo突然找我有急事,不然下次再约?”


  Kit赶紧点头,抓着书本就要绕开他,没想到被一把握住胳膊。

  

  “怎么了?不是有急事?”


  “再急也急不过这个,学长,你的号码给我。”


  要到号码心满意足的Ming刚迈出脚步,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回头去看早已钻进车里发动车子的Kit,握着手机喃喃自语道,“难道不记得我了?”


  那边喜滋滋地准备存Ming手机号的Kit惊讶地发现输入的号码早都存好了一个备注,[帅学弟],后面还跟了一串嘴唇爱心符号,看起来惨不忍睹。


  什么时候要的电话啊?昨晚吗?


  Kit猛捶了几下自己的脑袋。


  喝酒真是误事,昨晚到底是干了多少蠢事啊。



评论(23)
热度(298)
  1. COPTER✔小棉袄 转载了此文字

© 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