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棉袄

天真烂漫 作恶多端

Enchanted(中)

#持续红色预警,谨慎入坑。

#废话太多,导致这一发完结不了(望天

#嗯,就这样。


03

 

  因着Pha和Yo的恋爱,Ming出现在他们小团体日常活动中的频率也越来越高,相比Beam和Pha总没完没了地开些没营养的玩笑,Ming的口风却相当的紧,半句话也没再提那晚发生的事情,这让Kit不由得松了口气,以一敌二已经很费劲了,再来一个他可实在招架不住。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之后的活动中Kit虽然没到滴酒不沾的程度,但往往只喝一瓶就谁劝都不听了,大家也都知道原因,免不了要嘻嘻哈哈调笑一番。


  日子久了Kit差不多要忘记那晚的荒唐事了,结果某次Ming发来信息的时候,屏幕上显示的备注名让他愣了半天都想不起来是谁,这才发现还没有改这个名字,他点进通讯录目光落到这个荒诞滑稽无比的备注名,开始真正疑惑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拿到的Ming的手机号。


  Beam和Pha都不是合适的询问人选,可能被奚落了半天连正题都没办法切到,Ming他又实在不好意思直接去问,想来想去还是Yo最合适,趁着Pha被老师拉走脱不开身,Kit抓紧时间跑到理学院去堵Yo。


  小朋友正乖乖坐在院楼下的凉亭里等着Pha接自己去吃饭,没想到赶来的是气喘吁吁的Kit,他以为是Pha出了什么事,一下子站了起来。


“坐下坐下,”Kit这才发现小朋友站起来比自己都高,于是赶紧让对方坐下来,尴尬地摸着鼻子,“我就问你点事,问完我就走。”


“嘿我以为学长有什么急事,直接line我就行了,干嘛非要跑来一趟。”


“啊line有点麻烦,怕说不清楚,还不如当面问来得直接。”


  Yo乖乖地点了点头,“哦学长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Kit沉吟片刻,有点不好意思地开腔,“想问问那天晚上的事,我除了问了那个问题之外还做了什么蠢事啊?”


  提到那晚,Yo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他避而不答Kit的问题,转而逼问道,“学长是不是真的喜欢Ming啊?都说酒后吐真言,那个问题八成是学长憋了一晚上最想知道的事情吧。”


  Kit恼羞成怒地涨红了脸,“你好好回答问题,别扯些没用的。”


  他现在才发现这个Yo表面看上去白白嫩嫩的,切开看根本就是黑的,跟Pha一路货色,怪不得能同性相吸火箭一般的加速度就凑成了一对。


“学长别生气,我说还不行嘛,”Yo看Kit气得脸都红了,也就不再继续逗他了,“你问完问题之后,Ming还来不及回答,你就捂着嘴冲到厕所吐去了,我们看你喝得实在是有点多,而且时间也不早了,所以P’Beam就把你送回去,我和Ming也就各自回房间了,就这样。”


“就这样?”


“就这样啊,本来Ming要送你的,但是P’Beam说他开了车,就直接拉学长你回去了。”


“我没问Ming要电话?”


  Yo被Kit这句话逗得笑得前仰后合,捂着嘴半天都说不出来话,好一会眼睛都蒙上水汽了,才忍着笑说道,“Kit学长,我这下相信你是真的喜欢Ming了,不过学长是有多喜欢他啊,要了一次还不够。Ming都给过你电话了,你还要什么啊?”


  Kit越听越糊涂,“给过我电话?”


“对啊,”Yo自顾自说道,“说起来我当时还阻止他,让他别还没开学就乱给号码惹事,但他没听我的,还是把号码给了学长,不过要是早知道学长和P’Pha是朋友,我就不会拦他了。”


“等等等等,”Kit按住自己皱起来的眉头,看着Yo,“哇我也没喝酒啊,怎么听得这么晕。你慢慢说,一点一点来,你说是我问Ming要的号码?”


“是啊,学长你不记得了吗?”Yo仔细回忆,“好像是上个月的事情吧,那时候还没开学。”


“我和Ming不是那晚才认识的吗?在Pha房间喝酒那天应该是我俩第一次见面啊。”


“哇学长,”Yo夸张地摇了摇头,“你一点也不记得了吗?就在学校外面那家酒吧,Ming在吧台那里坐着,你一个人过来搭讪。”


  这情景想想都觉得糟透了,Kit捂住脸,他想阻止Yo说下去,但对方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像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地就朝Kit砸了过去。


“你请他喝了一杯酒,没说几句就要电话号码,我本来跟别的朋友在一边聊天,还以为Ming遇到了什么麻烦,于是就过去看看,正好看到他要接过你的手机输电话号码,我怕惹事,就先把手机抢了过来。”Yo不顾Kit已经难看到一定程度的脸色,继续说道,“Ming跟我说你也是这个大学的学生,留个电话也没什么关系,我就把手机又还给了他,他把号码输好了之后递给你,不过学长也没礼尚往来地打过去给Ming你的号码,就自顾自拿着手机走了,说起来还挺好玩的。”


  好玩个P啊,这里有个人快要尴尬死了也没人救一下。


  被Yo牵着回忆了一遍,Kit脑子里总算是出现了个模模糊糊的印象,只记得时间地点,可Yo说的这中间发生的一切,Kit一点印象都没有,也不是没有想过可能存在认错人的情况,可是手机里那个蠢毙了的备注名又在清清楚楚地提示着他这个可能性有多低,而且那天确实为了朋友出国践行跑到那家酒吧喝酒,这时间地点都对上了,最后那点可能性瞬间就被全盘否定了。


  这下Kit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他喝醉酒撩过Ming,特么不止一次,还一次比一次循序渐进,他已经不敢想再出现这种情况自己会做些什么了。


  戒酒!必须戒酒!

 


04

 

  Kit丢人事干过不少。


  拜狂野医生帮另外两个成员所赐,他或打赌或被灌醉有过不少疯狂的行为,可从来没有哪一次让Kit觉得这么丢脸过,归根结底原因也是因为他并不想以这种方式跟Ming认识。


  他也想像Pha和Yo那样缘分从高中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再不济也可以像Beam和Forth一样先上车后补票,可为什么偏偏到他这里就是无厘头醉态去撩人呢。


  关键是如果只是一次也好,结果他根本就是个惯犯。


  Kit捂着脸,恨不得整个身子都蜷成一个球,顺着眼前这条笔直的大路滚得远远的,也比在这里被Yo折磨来得好。


  那边Yo嘻嘻哈哈地说完,才发现Kit已经整个人像一只熟透的虾子一样,于是大笑着去搂他的肩膀,“学长真的是太可爱了。”


  “这件事除了你和Ming还有谁知道?”


  Yo认真想了想,“应该没人了吧,反正我没有告诉P’Pha和P’Beam。”


  “那就好,千万千万不要给他们说。”


  “不说,我肯定不说。”Yo笑眯眯地承诺道。


  总算摆脱了被无良朋友嘲笑的顾虑,Kit挥挥手告别了Yo就起身往停车场走去。鉴于之前在这里的偶遇,Kit在门口东张西望了好一阵才一溜小跑地去向自己的车位。


  打开车门刚一坐定就接到Beam的电话,对方懒洋洋地问道,“你怎么一下课就跑没影了,刚老师还找呢。”


  “有事?”


  “老师下周要去日本出差,走前叫一起吃个饭。”


  “跟老师说我生病了不行吗?”Kit一手接电话一手转着方向盘,“我又不喝酒去了多尴尬。”


  “很抱歉但你必须得去,我跟Pha都已经请假了,你得代表我们出席。”


  “我靠,凭什么!”


  “因为我们要去谈恋爱啊,这是正当理由,单身狗也就只能拿生病当借口,但我听着你的声音好好的,所以十分钟之后跟学弟学妹一起在饭店等着老师吧。”


  “我去又不喝酒,这多不好。”


  “今天Ming又不在,你为什么不能喝啊?少喝点大不了我晚点去接你,就这样。”


  被推为代表的Kit也很无奈,只得调转方向往饭店开去。吃饭期间他严格遵守着少喝的标准,只在老师举杯的时候才乖乖喝下,其余时候他都能少喝一口就少喝一口。吃完饭没有尽兴的学弟学妹又嚷嚷着要去KTV再续一摊,心领神会的老师见状帮忙开了房间也就提前离开,剩下一群没有分寸的年轻人。


  本来Kit也没想多喝,只是玩游戏输了被几个学妹拱着喝了好几瓶,后来他一想反正Beam也会来接自己,总是说不喝也不太好,于是在给Beam发了个消息之后就敞开了怀。


  一直闹到了半夜,喝得醉醺醺的一行人才从KTV里摇摇晃晃地出来,Kit醉眼朦胧地看到了Beam的车,于是甩开学弟搀扶着的手就往那边走了过去。


  “小祖宗啊,你这一喝就没了谱,之前戒酒的话都是白说的啊。”Beam赶紧扶住他。


  “Ming不在,我就不会担心自己再做什么没谱的事了,这有什么关系!”


  “是是是。”Beam忍住笑,把他扶到后面的座位上。


  Kit大大咧咧地刚坐下就想要躺倒,没想到后面靠里的座位还坐了一个人,他惊得猛一坐直,头重重地撞到了车顶,痛得他龇牙咧嘴地捂住脑袋。


  这时他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过来帮他揉着脑袋,靠过去那人身上还有股淡淡的香味,像是沐浴乳的味道,他忍不住凑上去闻了好几下。


  “咦怎么还有一个人?谁啊?”


  那人刚想回答,被前面的Beam抢了先,“哦那是Forth的学弟,刚刚来拿东西,所以我顺路捎他回去,你老实点。”说到最后话里都带了明显的笑意。


  Kit哦了一声老实坐好,但架不住头晕,没一会就靠在车窗玻璃上沉沉睡去。


  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传出了滴滴的声音,Beam看向仪表盘,暗呼一声不好。


  “学长怎么了?”后座的学弟问道。


  “唉忘记加油了,现在已经提醒了。”Beam叹一口气转动方向盘把车子停好,回头抱歉地对学弟说,“麻烦你了,宿舍就在前边不远处,你搭把手帮我送他回去吧。”


  学弟应了一声,小心地把还在睡着的Kit拉进自己怀里,一手越过他帮忙打开了车门。


  虽说白日天气很是炎热,但夜晚风一吹还是有点凉。学弟低头看了一眼Kit敞着怀的外套,还是低下头慢慢地帮他一颗纽扣一颗纽扣地扣好。


评论(12)
热度(186)

© 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