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棉袄

天真烂漫 作恶多端

Enchanted(下)

#我的假期间隙性勤奋耕耘将从这篇文章开始。

#最近新认识和喜欢了一群太太们好开心,希望大家都来和我一起玩~

#急求愿意跟我探讨脑洞互相催文(?)的小甜豆,一个人实在太孤独了希望能抱团取暖,我的私信在等待永远在等待!

#等你哦~


05

 

  还好有两个人。


  Kit喝醉酒很不老实,他不喜欢被扶着手臂,所以他时不时就会甩开两人的搀扶,自顾自一个人走在前面。


  “唉真是麻烦。”Beam无奈地盯着前面人的背影,只想冲上去给他后脑一下,他转过头去看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学弟,“喂,要不你先走?”


  “学长要是一个人搞得定的话也不会拉我过来了,”学弟稳稳地接话,“没事,反正我明天没课。”


  Beam见状也不再说什么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顾好前面那个已经迷迷糊糊的小崽子,眼见那人的方向已然走偏,他只能快步上前拉住Kit的手臂。


  “学长,要不我背着他算了。”后面紧跟过来的学弟建议道。


  Beam二话没说就一把把Kit往学弟身上一放,看着学弟稳稳地起身,索性手臂一挥跟到了后面。


  Kit被突然背起,有点慌张地蹬了一下腿,结果被人用手臂牢牢圈住,“别乱动。”


  他不敢乱动,只能老老实实趴在那人背上,沉默半响突然开口,“你好香啊。”


  学弟噗呲一笑,Kit见他没有生气的意思,又说道,“我好像之前在哪里闻过这个味道。”


  “在哪里?”


  “嗯……”Kit苦思冥想好一阵,但奈何脑子一团浆糊,“忘记了。”


  “再好好想想。”


  “真的不记得了,等明天告诉你。”


  “好。”学弟把他往上抬了抬,继续往前走。


  Kit安静了没一会又开始说话了,“喂你跟人表白过没?”


  “表白过啊。”


  “成功率如何?”


  “十拿九稳。”


  “这么厉害,教教我吧。”


  “怎么教啊?”


  “你先放我下来。”Kit一下子从他背上下来,好不容易站定了,就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学弟。


  “喂喂,怎么回事?”后面跟着的Beam赶紧上前,“怎么停下来了,这都几点了,送完你我还得回去呢。”


  “别急,我很快就好。”Kit敷衍道,然后马上转头朝向学弟,“快告诉我啊。”


  “这还不简单,我说什么你就跟着说啊。”


  Beam只能无奈地凌晨站在街头,看前面两个人傻乎乎地像排练话剧台词一样翻来覆去地说了好几遍,他打了一个哈欠,无比希望Forth能够立刻出现把他家蠢学弟带走。


  Kit喝多了脑袋不清楚,话说了几遍也说不到一起去,后来他不耐烦了,索性把手上的戒指摘了下来,粗鲁地套在学弟的手指上。


  “这……”学弟有点愣神。


  “这样可以了吧,简单干脆。”

 

  戒指对他来说有点小了,滑稽地卡在指节下方滑不到根部,连带着体温一起有点炙烫,他呆呆地盯着看了半响又抬起头去看Kit。


  “不用你教我了,我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你要说什么?”


  “也对,可以先拿你练练手,这样我真正说的时候就不会太紧张,”Kit自说自话,凉风中他规规矩矩地站好,脸颊上一团酡红眼睛亮得惊人。


“Ming,我对你好动心,暗里着迷。与醉酒无关,与孤独无关。”


  学弟真真像是被五雷轰顶了一般呆愣在了原处,Kit说完像是很满意一样,放松了原本站得笔直的身子,半倚靠在学弟手臂,不再说话。


  Beam一看这情形,赶紧凑过来说,“赶紧回去睡觉吧祖宗们,我可是明早有课的人,你俩的事私下解决吧,别占用我的时间。”


  学弟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重新蹲下身子,把Kit背了起来。


  五指并拢的时候戒指硌在指头上有点痛,学弟抿了抿嘴,最后也没有摘下来。


 

06


 

  Kit昏头昏脑地灌下一大口咖啡,坐在楼下凉亭半天没有缓过神。


  早晨起来他头疼得厉害,打电话过去把昨晚灌自己酒的几个学弟骂了一顿才打车过来上课,不过幸好昨晚Ming没有出现,让他没有丢脸的机会。


  重新拿起咖啡杯的瞬间他觉得有些不对,盯着手指看了半天才发现之前戴着的戒指不翼而飞了。


  “你昨天跟人求婚了你忘记了?”Beam的脸上挂满了讨人厌的笑容。


  “什么?”


  “Forth的学弟啊,昨晚跟我一起去接的你。”


  天哪他耍酒疯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能改改啊!Kit掩面哭泣。


  “他叫什么名字?我去给人家道歉,顺便再把戒指拿回来。”


  “哦好说,我打个电话叫他过来就行。”


  人不一会就来了,Kit满肚子准备好的说辞在见到来人的时候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卧槽怎么是你?Beam不是说是Forth的学弟吗?”


  Ming微微一笑,对他的反应一点也不惊讶,“我是啊,如假包换。”


  Kit低下头又骂了一句,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那把戒指还给我吧,要是我昨晚又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就赶紧忘掉。”


  “好啊。”Ming说着,突然向前一步,近的让Kit的鼻尖差点触碰到他的衣领,“但是在给之前学长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吧,现在有没有想起昨天的味道在哪里闻过?”


  Ming离他实在是有点太近了,只要稍微往前探一点就能闻得更清晰一些,沐浴乳清新的味道,与昨晚的记忆交杂在一起,他腿都有点软。


  “没想起来。”他依旧嘴硬道。


  Ming好脾气地笑笑,他先是慢慢悠悠地把手指上的戒指褪下来,之后稍微转了下身子,从侧面把Kit牢牢搂在怀里,下巴蹭着他柔软的发丝。


  “你干嘛?”Kit没注意自己的声音都带上了撒娇的意味,头也有了顺势靠在对方肩膀的趋势。


  “还给你戒指啊。”Ming凑在他耳边回答,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抓Kit原本垂在一侧的手,举起来,然后再慢条斯理地把戒指推到指跟,“忘记你把戒指戴在哪个指头了,就当是在无名指上吧。”


  明明是中指,Kit吞下想要说的话,乖乖地任他继续抓着自己的手。


  “唉好想念喝醉酒的P’Kit啊,”Ming故意叹了口气,“软软粘粘,会给我戴戒指,还会说喜欢我。”


  Kit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他挣扎着给了Ming一个肘击,回头怒视。


  早料到他会有这个反应的Ming顺从地后退几步,眨着那双湿漉漉的双眼,像被遗弃的小奶狗一样抽了抽鼻子说道,“就知道你不会承认,只有在喝醉了才会乖乖说喜欢我,清醒了就这么凶。唉这可怎么办,最近的7-11开门了吗?得买点酒才行啊。”


  “你说什么疯话呢!谁喜欢你了!”


  “小狗呗,啊不对,是一只头发乱蓬蓬的小猫才对。”


  Kit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头发,直到看到对面的Ming露出玩味十足的笑容才反应过来,气得当下一个飞腿就过去了。


  Ming也不躲,反而上前去拉Kit戴着戒指的手,耍赖一般地摇晃着,伴随而来的动作是凑到耳边的低语,内容是对Kit来说相当耳熟的问句。


  “学长,我的前女友和未来的女友都掉河里了,你要不要来当我的男朋友?”


  撞进怀里的小猫用的力道有些大了,柔软的发丝蹭在衬衫上不太老实地探出头来,乱蓬蓬的。


  也算是Ming说对了。


 

07


 

  “其实如果你不问那个问题的话,我们还是朋友的。”


  “那我要是问了呢?”


  “男朋友啊。”


 

  就  别浪费这个夏天啊,快  找个人一起融化吧。



评论(26)
热度(331)

© 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